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意外的电话(13)(原创)  

2010-02-07 17:33:05|  分类: 萧童中篇小说: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 

哥哥终于到英国读书去了,家里更加冷清了。妈妈送哥哥去机场回来后,神情落寞,眼中含泪。是啊,妈妈难过是很正常的,可我无法安慰妈妈。现在,妈妈肯定是想有人和她说话聊天,她里外屋的走着,收拾着本来就很干净的房间。

这时,电话铃声想了起来,不知又是妈妈的哪个女友,要来家里了。妈妈也许是寂寞,凡是来北京出差的女同学,都会来妈妈家住一夜,和妈妈聊天,这时候妈妈特别高兴。可是我不高兴,我不愿意家里来人,我生来就怕陌生人,只要是气味不对,我会马上钻进床底下或者趁妈妈不备钻进衣橱里。等到夜深人静了,我才出来。

只听妈妈一声:“喂,你好!” 接着听妈妈说:“你就直接说你是谁吧,有什么事情,不然我挂电话了。”

不知对方说了什么,妈妈说:“怎么是你啊?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呀?”

两个人聊得还挺亲切的,电话那边的人,还在约妈妈出去吃完饭呢!原来来电话的不是女友,又是妈妈过去在建设兵团的朋友,看来妈妈晚上有饭局了。

童菲刚调到北京工作的时候,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长安街。每个礼拜天只要是有时间,就会和儿子骑上自行车,沿着长安街慢慢悠悠的闲逛一阵儿。

今天宇石来电话,让童菲很是兴奋,没有多加思考,就答应出去吃晚饭见面聊天,宇石让童菲选一个比较好的饭店,童菲问宇石要多少价位的?电话中宇石说,你就不要考虑价位的问题,只要你吃的高兴就行!童菲马上就想起了长安街有一家很有品位的饭店,名字叫楼兰饭店,几次经过那里童菲总是往里看一看,不是饭店有多么好,只是楼兰这个名字让她浮想联翩。想一想楼兰古国,就会想到大漠风情,就会想到蒙着面纱的古代美女,坐在这样有情调的饭店吃饭,心情一定会很好。

童菲之所以兴奋,是她和宇石之间,有那么一些很微妙的关系。假如,不是童菲先出来上大学,没准她会是宇石的妻子。

想到晚上就可以见到宇石,童菲不由得想起了北大荒。那个年代的北大荒,那个年代的兵团战士,就好像是昨天的事情。宇石在童菲的心目中像极了巴金笔下的觉新,一副书生模样,白白净净的戴一副眼镜,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的。在少女童菲的心中,什么时候只要想起宇石,就好像是在细雨濛濛中,两个人同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,走在那古老的小巷里。

在兵团的时候,同来的女生没有几年的功夫,几乎都有了男朋友。可是童菲没有谈男朋友,第一是童菲是老三届中的最末一届,年龄要比同来的知青小;第二是童菲的父母本来就是建设兵团的领导,父母管教很严。当有一天,连部的吴大夫在医务室门口碰到童菲,把童菲叫进屋子里,很神秘地问起童菲对宇石有什么看法时,童菲的脸马上就像一块红布,随即低下头小声说:“宇石挺好的!”

吴大夫笑了说:“童菲呀,如果宇石不好的话,叔叔能和你提吗?你看别的女知青几乎都有男朋友了。宇石让我问问你的意思,叔叔要是看着不行的话,是绝对不会和你说的!”

童菲依然低着头小声说:“那你问问我妈妈和爸爸吧!我不知道!”

说着就跑了出去了。以后再见到宇石就脸红,宇石依然是亲切地冲她笑笑,两个人好像心照不宣似的,这层纸谁都没有捅破。童菲想到这里,心中有一种涩涩地甜蜜,自从上了大学,再也没有见过宇石,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模样了。

夜深朦胧,华灯初上,长安街上是熙熙攘攘人们。童菲坐在楼兰饭店里靠窗的位置上,托着腮向窗外望去,灯光要比星光明亮,星光在遥远的银河里朦朦胧胧。

一个身材高大,风度翩翩的知识分子,向她走来。依然白净的脸上戴着眼镜,只是镜片的度数更深了,镜片后温暖的眼神,在童菲的脸上,身上不停地打量着。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,许久没有松开,童菲好像遇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,眼睛里渐渐有了泪花。

宇石拉童菲坐下,掩饰着自己内心地激动,看到饭店的服务员在看他们,便说:“童菲你怎么没有点菜呀?我们不是说好了谁先到谁点菜的吗?”

童菲恢复了常态说:“因为是你请客,当然是你点菜喽!不过别点太多,够吃就行了!”

宇石戏虐地说:“童菲,你是不是还特嘴馋啊?多给你点几样?”

从听到宇石开口说话,两个人之间二十年的距离没有了。其实,在兵团的时候,宇石与童菲没有说过几句话,好像那些话都留到二十年后的今天来说了。

宇石望着童菲的脸说:“你还是那样哦,依然爱哭。记得刚到兵团时,连长给大家分配任务时,派你去喂猪,不知谁说了一句,呵呵,童菲变成猪倌了。你当时就不愿意去了,竟然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!把连长都遭懵了。”

童菲听到宇石提起这件丢人的事,也忍不笑了起来说:“我有那么多好事,你不记得,怎么偏偏记得这件事啊?”

宇石无限感慨地说:“因为这件事,引起了我对你的注意哦!你想想那个年代,是讲为了革命工作不怕脏不怕累的年代,你居然不愿意当猪倌,还哭了。那时候的你,比我们这些高中生小,自然就没有我们这些大哥哥大姐姐懂事了。呵呵!”

童菲有些顽皮地说:“那时候我真是不懂事,那是多好的表现机会呀!嘻嘻。”

宇石心里默默地在想,那是的你,清澈地像一汪泉水,看着就让人感觉到清爽。看到宇石不说话,呆呆地看着自己,童菲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岔开话题问道:“到北京来开什么会议啊?”

宇石回过神来说:“部里召开的农业科技会议,会议已经结束了,我明天回哈尔滨了。今天能见到你,我很开心!也很遗憾,还没有和你说够呢!我是去你父母家里,看望他们的时候,知道了你的情况。”

宇石不再说话了,童菲又一次岔开话题说:“嗨,大哥买单吧!我领你逛长安街去,你看夜色多美!”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8)| 评论(2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