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六章:萨仁高娃出嫁(2)(原创)  

2009-07-24 10:13:59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:乌雅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 

 自从媒婆高吉格日给萨仁高娃说成了这门亲事后,萨仁高娃便有了心事,心里总是很别扭,再也高兴不起来了。虽然她年纪小,但是知道出嫁后,便要离开这个家了。她实在舍不得离开阿妈,舍不得离开阿哥和年幼的弟弟。最重要的是自己没有了念书的机会,她知道婆家肯定不会让自己念书的,就得像嫂子黑姑娘似的要做家务了。

 萨仁高娃总是愣着出神,心里忍不住的想着,那个男孩长的是什么模样呢?大概也像阿哥一样吧?结婚后肯定是要和那个男孩睡在一起,哪该有多别扭啊,想一想都脸红心跳。这些心里想的话很想和阿妈讲讲,可是看到阿妈那种对不起自己的眼神,想想也就算了,要是阿爸活着该多好,自己就不用出嫁了。

 乌日娜不再叫萨仁高娃干这干那的了,嫂子黑姑娘什么活都抢着干,一副讨好自己的面孔,看着都别扭。刚嫁过来才几天,就把阿妈哄得团团转,反正以后她们在一起过日子了。阿妈不是说了,女孩真正的家是丈夫的家,那么这里就是黑姑娘真正的家了。

 今天一早起来,乌日娜就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。萨仁高娃已经知道了,是未来的姑爷来相亲及送彩礼,所以家里就忙开了。

 乌日娜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,如果看着未来的姑爷不顺眼,不合自己的心意,还是会大闹的,搞不好说不定就不嫁了。所以,一早就让萨仁高娃领着弟弟金锁出去玩去,免得到时候会节外生枝。萨仁高娃和金锁手拉着走出了家门,萨仁高娃问金锁:“咱们去什么地方玩呢?”

 金锁歪着小脑袋瓜说:“咱们去村东的水草地,抓小鱼行吗?”

 萨仁高娃看着弟弟说:“行,今天姐姐就陪着你玩,只要你高兴就行。”

 萨仁高娃在院子里,找了个旧瓶子,拽着弟弟的手,走出了院子。看到萨仁高娃要出去,大黑狗德茹波也连蹦带跳的跟去了。

 村子的东边,是一片湿地,湿地的水草中经常会有一些小鱼、蝌蚪之类的。村子里的孩子都去那里玩耍,萨仁高娃和金锁也不例外。湿地离村子并不远,只有二里地。当姐弟俩来到湿地边缘时,这里还没有玩耍的孩子,孩子最多的时候是在下午,这里会很热闹,孩子们的欢声笑语离很远就能听到。

 萨仁高娃和金锁来到湿地边,把靴子脱掉,挽起裤腿,走进温热的水草里。黑狗德茹波静静地趴在靴子跟前,目不转睛地看着姐弟俩。自从蒙克走后,德茹波对萨仁高娃格外的依恋,只要萨仁高娃出门,德茹波就必须跟着,简直像个守护神。

 萨仁高娃细心地往瓶子里灌了一些水,然后使劲晃动瓶子,再把水倒掉,瓶子里外都被涮洗得干干净净。姐俩蹲在水草中间,铺开带来的一块纱布,把纱布踩在水底,开始等待小鱼来。小鱼还没有抓到,晴朗的天空却飘来一阵儿急雨,雨点很大很稀疏,这种急雨来的快,雨停住的也快。金锁对萨仁高娃说:“姐姐,你知道吗?晴天下雨是因为天上的秃子结婚。”

 萨仁高娃回答说:“谁说的?那都是瞎说呢。”

 金锁说:“真的,大家都这样说的。”

 萨仁高娃现在最不爱听的话,就是结婚两个字。因此,再也不理睬金锁,只是看着远处,让雨水拍打着自己。急雨下了还不到五分钟,果然雨就停了。

 这时出现了奇怪的现象,湿地里出现了几道彩虹,彩虹把附近都笼罩起来了。就在萨仁高娃脚下的那一块纱布上也腾空架起了一道彩虹,纱布上已有几尾小鱼,很欢快地在彩虹里游来游去的。金锁高兴地大叫起来:“姐姐,快点把纱布兜起来,要不鱼该逃跑了!”,黑狗德茹波也跑到湿地中来,企图想抓到彩虹,一边在彩虹里跑来跑去的,一边欢快地叫着,它也显得兴奋极了。

 萨仁高娃连忙和金锁拽着纱布的四角,把纱布兜出水面,等纱布上的水,渗漏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些青草时,只看到一条奄奄一息的小鱼趴在一根青草上,其他的小鱼全跑了。金锁刚要用手去抓,萨仁高娃连忙说:“别抓,把它放了!”,说着松开了抓着纱布的手,那条得救的小鱼,瞬间游进水草里不见了。金锁可不干了,冲着萨仁高娃大声地哭喊着:“你为什么要放那条鱼啊?好不容易才抓到的。”

 萨仁高娃温和地安慰弟弟说:“小弟,你看那条小鱼多可怜哪,别的鱼都跑了,只有它没有跑掉,知道自己逃不掉,连挣扎都不挣扎了。”

 萨仁高娃一边说着,一边摸着弟弟的头,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,她看着那条无助的小鱼就联想到自己。过去和阿爸在一起的好日子,就像刚才的彩虹一样,生活中充满了绚丽的色彩,多幸福啊。那种幸福对萨仁高娃来说,只是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面对那条奄奄一息的小鱼,不仅联想到了现在的自己……。

 金锁看到姐姐的眼泪,再也不闹了,捞小鱼的兴趣也没有了,有气无力地说了句:“回家吧。”

 萨仁高娃心里很不好过,弟弟是个很乖的孩子,本来自己就要出嫁了,以后也不会经常见到弟弟了,今天就不应该惹弟弟不高兴。想到这里,萨仁高娃紧紧地搂着弟弟瘦弱的肩膀,招呼了一声:“德茹波快回了来,回家!”,黑狗德茹波乖乖地跟在姐弟的身后,一起向村子里走去。

 快走到家门口时,萨仁高娃听到屋里传来阿妈与嫂子黑姑娘的哭声,只听阿妈边哭边说:“我对不起萨仁高娃,这不是把女儿给毁了吗?这可怎么办哪?”

 接着是黑姑娘边哭边骂的声音:“这该死的媒婆,大长脸高吉格日这不是骗人嘛!跟她算账去!”

 萨仁高娃听到这里,放开搂着的金锁跑进屋里,看到坐在炕沿上的阿妈和嫂子黑姑娘红肿的眼睛,愣愣地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为什么对不起我?怎么把我毁了?快说呀!”,看到突然跑进来的萨仁高娃,乌日娜和黑姑娘赶紧闭口不言了。

 乌日娜想着要不是宝玉被抓国兵,说什么也不会这样早就嫁掉自己唯一的女儿,更不会听凭媒妁之言,嫁给牧仁啊。但是,又不能告诉萨仁高娃真相,怕萨仁高娃闹起来,宝玉又怎么办?宝玉被抓国兵,这个家不就完了吗?想来想去还是得嫁萨仁高娃。

 原来,今天媒婆领来的女婿和亲家,把乌日娜吓了一跳。女婿和亲家一进屋,分不清那个是女婿,牧仁爷俩就像是一对兄弟,活脱是俩糟老头。他们穿戴的破衣烂衫,人就显得更萎缩了。他们带来的彩礼除了两头牛之外,还有两块廉价的蓝布,其他什么都没有了。两头牛在院子里还没有站稳,就被伪保长巴图赶走了。

 饭桌上,只听媒婆高吉格日滔滔不绝地夸奖牧仁厚道老实,又能干活,脾气又好。牧仁父子低头吃饭,一句话都没有。乌日娜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对牧仁父亲说:“反正我女儿是要嫁给你们家了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你给我说句实话,你儿子到底多大岁数了,我看他的模样,你可比萨仁高娃大多了。”

 牧仁的父亲吭哧了半天才说:“我儿子比你女儿大十三岁,当时媒婆提亲的时候,我就和媒婆说过的,你不是也同意了吗?”

 牧仁一直低着头不吱声,拿出了一副死猪不拍开水烫,彩礼收了你就的把女儿嫁给我的样子。他知道乌日娜家目前的处境,只能嫁女儿来挽回儿子的厄运。

 乌日娜回过头了,狠狠地瞪了媒婆一眼,再也没有说话。乌日娜知道事已至此也就这样了,好在看着牧仁父子还像是厚道人。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半个月后嫁萨仁高娃。

 这一切,自然不能让萨仁高娃知道,所以无论女儿怎样追问乌日娜,乌日娜都搪塞过去了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0)| 评论(3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