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四章: 秋风秋雨送阿爸(2)(原创)  

2009-06-06 03:23:41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:乌雅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 

  当乌日娜赶回家时,已是掌灯时分。

  邻居的大婶正在不知所措地站在院门前眺望,看到急驰而来的马车,大婶迎了上来,颤声说:“乌日娜快快,我看蒙克怕是不行了。”

  乌日娜扑倒在蒙克跟前时,蒙克已经不能说话了,脸色苍白,艰难地喘着,用迷离的眼神望着乌日娜和三个孩子,嘴唇微微地动了动,没能说出声来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 乌日娜使劲喊着:“蒙克你不能走,你走了我和孩子怎么办哪!”

  宝玉和萨仁高娃看到阿爸的样子,也吓得大声地哭了起来。顿时,屋子里哭声震天了。蒙克在弥留之际,大概听到妻儿的哭喊声,一滴眼泪慢慢地从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 蒙克永远地走了。

  这一年,乌日娜刚刚三十七岁,今后的日子怎么过?她可怎样拉扯三个孩子,尤其是宝贝女儿萨仁高娃,还没有定下合适的婆家,就没有了阿爸,她的将来可怎么办哪?

  蒙克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乌日娜拴马桩下的秘密,就这样走了。他走得很不甘心啊,在黄泉路上真是一步一回头。

  村子里的人们听到蒙克这样突然去世的消息,都来到蒙克家安慰乌日娜。院子里亮起了灯,男人们去搭灵棚,女人们忙着做孝服。

  乌日娜紧紧地拉着蒙克的手,声音嘶哑,不肯相信丈夫就这样丢下她和孩子走了。

  在邻居们的劝说下,乌日娜擦干了眼泪,为丈夫最后一次穿衣服。

  邻居大婶轻声哼着送葬的歌。乌日娜对大婶说:“我自己给蒙克唱,他最爱听我唱歌,最后的歌我要自己给他唱。”

  乌日娜在嫁给蒙克之前,做姑娘时家乡的人们送给她一个很美的绰号叫百灵鸟。

  年轻英俊的贵族蒙克,就是喜欢上了美丽而又能歌善舞的乌日娜。每天骑马几十里,到乌日娜家的蒙古包,看望乌日娜。

  乌日娜嫁给蒙克十几年了,夫妻一直恩爱,从没有红过脸。

  乌日娜忍着眼泪,边给蒙克漱洗,边唱了起来:

  “我的蒙克啊,

  我不怨你走得太匆忙,

  天堂里也许阿妈在等着你。

  别为我的眼泪难过,

  等孩子们长大了,

  我会踏着彩虹去见你。

  蒙克,在天堂别忘了你的妻子乌日娜,

  求你随风入我的梦乡,

  让你的爱伴我一生,

  你我尽在不言中,

  让我永远活在你的爱里。

  命运总是不公平,

  恩爱时间太匆匆,

  你留给我一生一世的痛。

  心爱的蒙克,

  记得月圆时来看我,

  月光下我们还转敖包,

  让乌日娜在闪烁的星光下,

  为夫君跳一次红绸舞,

   再为夫君歌一曲,

   天堂来相会。

  我心爱的蒙克,

  无论是否能重逢,

  我的心永远守着你。

  只盼着有来生,

  乌日娜还是你美丽的娇娘。”

  在乌日娜如泣如诉的歌声中,秋雨终于停了下来,一阵儿清风吹散了满天的乌云。

  月亮终于露出了半个脸,在朦胧中的月光中,泪眼婆娑的乌日娜看见蒙克真的向她走来,走近乌日娜,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,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水。

  乌日娜昏倒在地上,陪伴的姐妹们,赶紧扶起了她。

  这时,外面又传来狗叫声,接着是凌乱的脚步。原来是葛根喇嘛领着几个徒弟来了,来给蒙克超度。

  葛根喇嘛手中拿着一根榆树枝,让宝玉往木桶里放些水,然后把榆树枝放进去。

  木桶放在蒙克遗体的旁边,这根榆树枝是要栽在蒙克坟头的。

  喇嘛们围坐在蒙克的遗体旁边,在葛根喇嘛的带领下念着经文,祈祷佛祖保佑蒙克的灵魂尽快升天,早日进入极乐世界。

  这时,乌日娜和三个孩子也跪在蒙克遗体旁边,葛根喇嘛告诉乌日娜和三个孩子,也要跟着他念:“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”。

  这六字真言是藏传佛教中最尊崇的一句咒语,葛根喇嘛让乌日娜和孩子们念给去世的蒙克听,蒙克的灵魂听到后,就可以安心地走了,就不会害怕黑暗的阴间,也就能够顺利地超度了。

  怀里抱着小儿子金锁的乌日娜一听是为了蒙克,赶紧擦干眼泪,忍住悲伤念颂起六字箴言来。

  她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蒙克,心中在翻腾着。

  她知道心爱的蒙克真的走了,这个家里只有她和三个孩子了,一切只有靠自己了。她不能再哭了,为了孩子,为了这个家,要坚强起来。

  她想到这里,扭头看到村子里很有威望的巴根老阿爸在身后。她转过身,请老阿爸帮忙操办蒙克的丧事。巴根老阿爸本来就和蒙克感情较好,所以不等乌日娜再说什么,点头说道:“孩子你照顾好你自己和三个孩子就行了,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吧,一定让蒙克走得风风光光。”听到这些话,刚刚收住眼泪的乌日娜,又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 虽然是深夜了,但是整个村子里的狗叫个不停,附近村庄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。草原上的人都知道,狗叫连成片,必定是个与天堂结缘之人走了。于是每家的大人都从家出来,手中抓一把青草,朝着天空遥拜,让逝者记住这片草原,来生还托生在这片草原上,同时跪在地上磕头,表示着对逝者的尊重,嘴里念着一路走好。

  天渐渐亮了,夜里停的雨,又轻柔的飘了起来。

  蒙克去世成了全村子的大事,一早村民们顶着细雨,站着蒙克家的院子里,准备为蒙克最后送行。

  看着这样年轻就离开人世间的蒙克,村民禁不住想起蒙克生前的种种好处,忍不住流下了热泪。

  乌日娜和三个孩子,最后一次跪拜在穿戴整齐,头上带着有家族标志帽子的蒙克前。葛根喇嘛率领着徒弟们念最后送别的经文,每个村民都按着顺时针的方向,围着蒙克的遗体转三圈,然后行古老的蒙古族告别礼。

  葛根喇嘛把蒙克的坟墓选在村北边,离村子大约七八里的地方,那是蒙克家的土地。  

  送葬的队伍出发了,宝玉和萨仁高娃走在棺木的前面,宝玉抱着榆树枝,萨仁高娃冲着天上挥撒着纸钱。萨仁高娃撒一把纸钱,就带着哭声大喊一声:“阿爸收好钱,不要惦记家里……”。

  乌日娜抱着小儿子金锁,紧跟在棺木后面。乌日娜娘三把蒙克围在中间,就像蒙克还活在她们身边一样。她们的身后是村子里的老老少少。

  当蒙克的棺木入土时,乌日娜晕了过去。三个孩子围着阿妈大声的哭喊着,周围的人看着孤儿寡母,女人们同情的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流。

  少年宝玉留着眼泪,在细雨的飘洒中,在阿爸坟前的树坑里,郑重地栽下了榆树枝。

  在阿爸坟墓前,栽棵榆树这是蒙古人古老的习俗。这棵榆树由长子在父亲的坟前栽种,这棵榆树象征着去世的父亲,守望着留在世上的亲人及子女。如果榆树成活了,那下一代就会子孙兴旺发达,日子会越过越好。

  可是乌雅站这个地方属于盐碱地,高大的树木很不容易成活,所以乌雅站几乎是没有高大的树木,只有矮小的树丛。

  宝玉栽完树后,整个仪式也就结束了。在人们的搀扶和劝说下,乌日娜和三个孩子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蒙克的坟墓。(萧童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9)| 评论(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