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三章:金花的遭遇(2)(原创)  

2009-04-12 13:41:46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:乌雅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

  金花停顿了一下,出神地望着油灯那朵小小的火苗。她的脑子里却像大海一样翻腾着,不愿回忆的辛酸往事,一件一件向她扑来。

  那一年的秋天真美,秋高气爽,连天上的云彩也离你远远的。空气中是那种干爽地青草和鲜花的味道。

  傍晚十分,金花的阿妈敖敦(蒙语为星星),把蒙古包底部翻起的毡子都放了下来。家里处处是清爽的空气,炉子上的奶茶翻滚着。

  金花刚刚五岁,坐在门前,看着阿爸孟和(蒙语为永恒)正往圈里赶着羊群。

  把羊群赶进圈里,阿爸翻身下马,抱起金花,亲亲她的小脸蛋,问道:“你阿妈做好饭了吗?”

  金花没有回答阿爸的问话,她的小手正抚摸着阿爸的络腮胡子,歪着小脑袋问;“阿妈为什么没有胡子?”

  阿爸笑呵呵地指着快要下山的太阳说:“假如太阳是阿爸,那么月亮就是阿妈,太阳和月亮是不一样的,所以阿爸和阿妈也不一样哦。你阿妈要是长胡子就不好看了,对吧,我的宝贝!”

  小金花觉得阿爸说的很对,阿妈要是长了胡子,那确实就不好看了。

  当一家三口,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天已经黑透了。

  金花躺在阿爸和阿妈的中间,听着他们说话,渐渐地睡着了。忽然,金花被一阵儿骚乱吵醒了。

  土匪闯进了蒙古包。不等孟和与敖敦清醒过来,孟和被土匪一枪打死了。金花睁开眼,看到了躺着血泊中的阿爸,和嘴被手巾塞着,两手被绑在身后的阿妈。

  土匪抢劫了他们家的一切,并放火烧了蒙古包。敖敦和女儿被土匪抓进了大兴安岭的土匪窝。

  敖敦是个漂亮的女人,方圆几十里都是有名的。土匪头子也早有耳闻,敖敦被强迫做了压寨夫人。面对这样飞来的横祸,性格温柔懦弱的敖敦,为了女儿忍辱偷生,以泪洗面,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。

  在金花十八岁那年,敖敦终于病倒了,临死时紧紧抓住女儿的手,死不瞑目啊。

  正当金花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一个热乎乎、毛绒绒的东西紧紧地贴在自己身边,金花抬起泪眼,发现是小狗勒色。它那双亮晶晶的眼睛,正同情地看着自己。它的眼睛也逐渐地溢满了泪水,流在它那黑乎乎、毛茸茸的脸上。

  金花不再感到孤单了,勒色是自己的亲人,它在安慰自己。在这个苦难的世界里,还有它在陪伴着金花。

  勒色是两年前土匪外出抢劫时,随手抓来的。土匪们看到肉乎乎地小狗,准备养大了做下酒菜。

  小狗被金花救了下来。刚来时小勒色几乎都站不稳,金花母女可怜小狗,这么小就离开了妈妈,经常喂小狗吃喝,并给起名叫勒色。

  勒色给寂寞中的金花带来了欢乐,很快金花和勒色成了好朋友。

  不久于人世的敖敦艰难地抬起手,抚摸着勒色,然后又摸摸金花的手。她无神地眼睛看看女儿,又看看勒色,难舍这两个亲人,没有了妈的孩子可怜哪,尤其在这土匪窝里。

  勒色好像看懂了敖敦的心思,用舌头舔着敖敦的手,又舔一舔金花的手。敖敦好像明白了勒色的心思,终于闭上了眼睛,离开了这个苦难的世界。 

  金花埋葬了妈妈,搬出了土匪头子的住处,在山上金花为自己和勒色搭了个草棚,住了下来。

  敖敦也许知道自己活不长,所以被土匪头子强迫为压寨夫人时,就让金花跟着土匪头子练射击、骑马。

  几年下来金花练就了双手使枪,百发百中。她本来就是牧民的女儿,天生骨子里就对跑马射箭、骑马打枪非常地热爱,所以学起来也格外的快。

  因此,土匪头子还经常夸金花真像自己的女儿,天生是个当土匪的材料。敖敦活着时怕金花学坏,只有娘俩的时候,她就会告诉女儿是谁打死了她的亲生父亲,让母女落入虎口。幼年时的金花,只要和阿妈在一起,就很开心了。

  敖敦嘱咐金花的一句话是:“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呲牙,妈妈给你说的话,你要记在心里,不可告诉任何人,什么时候都不可以说起土匪两字,土匪是要被官府砍头的。”

  在土匪出外抢劫的日子里,敖敦经常站在草棚外,向着南方眺望。每到秋天,满山桦木的叶子被秋霜染红时,敖敦会说科尔沁草原的草也该黄了,牛羊也抓秋膘了;白雪覆盖大山的时候,敖敦就会说,今年科尔沁草原是不是也闹白灾,也不知牛养如何过冬。唉,真想坐在旺旺地炉火旁,喝着奶茶,吃手把肉。山里的春天来临时,敖敦告诉女儿,科尔沁的春天最美了,春天的泥土闻着都香。尤其是最早开放的蓝盈盈的马莲花,在黄绿相间的草里,就像是绣在缎子上的花。要是在科尔沁,妈妈会用马莲叶给你编好多的玩具,蟈蟈笼子、小花蓝、小草人…;夏天到了,草原上会盛开许多颜色的花,红的、黄的、蓝的,编成花环戴在头上,金花一定很漂亮,会有很多的小伙子来咱们家提亲的。妈妈还会领着你,到洮尔河洗澡。说着说着敖敦的眼泪就流下来了,敖敦的心里一定是很苦很苦。

  年幼的金花,每听一次敖敦的诉说,就会说:“妈妈等我有本事了,咱们回科尔沁草原,过你说的那种日子,谁也不敢欺负咱们。”

  敖敦说:“妈妈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  金花望着瘦弱憔悴的妈妈,伸出手摸着妈妈的脸庞说:“妈妈会的。”

  金花为了妈妈,也要刻苦地练习骑马、射击,要不怎么能离开这里呢!随着年龄的增长,金花知道要想逃走,不是件容易的事,尤其是参与了下山抢劫的事后,就明白了社会上是不允许土匪生存的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那有生存之地哪。

  妈妈曾经说过,老家在什么地方,那里还有什么亲人,让她牢牢的记在心里。有一天会离开这里,去寻找亲人,过自由的牧人日子。找个好人家,其实是不太可能了,亲人知道了自己当过土匪,一定会报官府,等待自己的是监狱、杀头。

  为了安慰病重的妈妈,金花答应妈妈,有一天一定带着妈妈离开这里,去寻找那属于自己的蓝天白云下的草原,自己的牧场。告诉妈妈咱们要养几头奶牛、几匹马、一群羊,走时要把勒色也带上,为咱们看家护院。每当这时,妈妈的脸上都会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,好像病痛也好了许多。

  敖敦的去世,使金花一下子就长大了,学会了在土匪窝里保护自己,她让勒色一步也不离开自己。

  每次出去抢劫,她都抢着去。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,使别的土匪不敢轻易地欺负自己,她变得冷酷无情了,出手比谁都狠。因为枪法准,每次都是掩护其他的土匪先撤退,自己最后离开。与官府的卫队打了几次遭遇战,为了逃跑不被官府抓到,开枪打伤、打死了官兵。这样在官府缉拿的土匪名单里,金花被叫做女土匪、女魔头,几乎是家喻户晓,金花被世道逼得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绝路。

  阿妈去世不久,在一次下山抢劫中,土匪头子被官府打死了。

  金花是土匪头子的养女,这是土匪们怕她的原因之一,另外还因为她打枪准,脾气暴躁。

  有一次,一个新来的土匪仗着醉酒,对金花动手动脚,金花二话没说,拿起手枪照着他的要害部位就是一枪。那土匪一声惨叫,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寻花问柳,也断子绝孙了。其他的土匪们,都拿起了枪,望着金花。

  金花毫不畏惧,朗声说:“今后谁如果不尊重我,就是如此下场!”

  勒色紧紧地靠在金花的身边,对着众土匪虎视眈眈。土匪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放下了手中的枪。因为他们明白,每次的安全撤退全靠着金花的双枪和智慧。

  金花变得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,只有妈妈在梦中出现的时候,心底的那份柔情,才让她变得温和。在梦里她依旧是妈妈的好女儿,躺在妈妈怀里散娇。如果说不下山的日子,金花总是喜欢睡觉,还不如说是她喜欢躺在自己的梦想里。

  这种时候,勒色守着草棚,任谁也不能靠近。

  金花藏了一些珠宝、钱物,她埋在只有她和勒色才知道的地方。每次都是勒色先去看看那些用命换来的珠宝和钱是否还在,那也是她的希望,有一天可是安身立命的本钱。

  金花几次死里逃生,多亏有了勒色,无论金花走多远,勒色都会找到她。

  勒色是自己患难与共的朋友,没有勒色金花不知自己是否还能活到现在。

  在金花的叙述中,乌日娜忍不住为金花母女的遭遇流下热泪。蒙克也是唉声叹气,不住地说:“可怜的妹妹啊,命怎么这样苦……。”

  金花望着蒙克和乌日娜哽咽着说:“阿哥、阿嫂,我马上得走。勒色来找我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的救命之恩,只要我不发生什么意外,我会加倍报答的!”

  油灯还在亮着,蒙克夫妻望着金花都默默无语。

  过了一会儿,乌日娜说:“妹妹等一等,我给你做一些干粮、烤肉干,路上你和勒色好吃啊。”

  蒙克接过妻子的话茬说:“遇到什么为难的事,你就回来吧。把这儿当成你的家。”

  金花听到这里,早已泪流满面,跪倒在蒙克和乌日娜的前面。(待续)(萧童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0)| 评论(3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