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章:萨仁高娃的童年(3)(原创)  

2009-03-22 14:29:35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:乌雅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

  望着安详地步入天堂的阿妈,蒙克和乌日娜一阵辛酸,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尤其是乌日娜看着婆婆饱经风霜的脸,想起婆婆对自己的种种呵护,忍不住扑在婆婆身上放声大哭。看到妻子这样悲伤,蒙克忍住自己的眼泪,扶起扑在阿妈身上的妻子说:“乌日娜别哭了,咱们先办阿妈的后事要紧啊。”

  乌日娜赶紧擦擦眼泪,对丈夫说:“你也别太伤心了,阿妈是去了天堂,不会再受罪了。”

  蒙克夫妻的哭声,惊动了左右邻舍。不大一会儿,几乎整个村庄都知道了阿妈去世的消息。

  亲朋好友都过来帮忙,男的在院子里帮着搭灵棚,女的帮着乌日娜做孝服……。

  是啊,活着的蒙古人,都知道草原有个天堂,可是谁也没有见过。自然就会认为死去的亲人一定会到天堂里,过上人世间没有经历过的幸福生活。

  傍晚时分,灵棚已经搭好了。

  这时,老艺人从邻村赶来了。

  乌日娜赶紧让老艺人,坐在灵棚旁的一块白色的毡子上。

  蒙克跪在老艺人前,手捧酒杯,请老艺人喝杯为阿妈送行的酒,唱一曲安魂曲。老艺人喝过酒后,悠扬的马头琴声响了起来。

  让人忧伤,让人心软的琴声中,老艺人用那沧桑的声音唱到:

 “天上的风,是无常的风,人生不能长生不老。

   地上的风,是无常的风,人生一世都不长。

   不要留恋人世间,草原尽头是天堂。

    喝一杯吉祥酒,一路飘飘进天堂。

    儿女的哭声,不要理,后会有期在天堂。”

  在老艺人的歌声中,蒙克抱着穿戴整齐的阿妈,缓缓地走向灵棚。

  安魂曲刚刚结束,喇嘛超度亡魂的诵经声响了起来。

  蒙克和乌日娜领着宝玉和萨仁高娃,跪在阿妈的棺木前磕头。随后乡亲们也来磕头告别。一切仪式结束时,长明灯的亮光,对着那弯弯的残月。残月的微光温柔地照着灵棚,仿佛也在和老阿妈的遗体告别。

  念经的葛根喇嘛,临走的时候,把一串念珠交给了乌日娜说:“你的婆婆不放心你和孩子,你每天只要有时间,就给你婆婆念念经,这样菩萨会保佑你和孩子的。”

  乌日娜千恩万谢双手接过念珠,揣进怀里。

  蒙克和乌日娜送走阿妈后,日子在忙忙碌碌中飞快地过着,很快就迎来了秋天。

    清晨,蒙克领着萨仁高娃踏着朝阳,背着猎枪朝哈达山走去,准备打一些野味,改善生活。牧羊犬德茹波(狗的名字,蒙语意思为四眼)跑前跑后地跟着萨仁高娃。德茹波长的高大健壮,毛发黑中透着亮光,只是它的眼睛上部有两片圆圆的黄毛,就像眼睛上部又长了两只眼睛,所以起名为德茹波。

  萨仁高娃手里拎着装有奶酪、面食的口袋,背上还背着一壶烧酒。

  三十多岁的蒙克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。虽然萨仁高娃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得很快,但是蒙克几个大步流星就把萨仁高娃甩在了后面。父女两就像竞赛似地往哈达山走去,村庄渐渐落在他们后面。

  走了一阵儿,萨仁高娃渐渐感到吃力了,额头上都是汗珠。

  萨仁高娃说:“阿爸,慢点走,我饿了。”说着就要坐到地上。

 “丫头,在这儿不行,再走一会儿到前边的老槐树下,咱们再休息。”

 “阿爸,我实在是走不动,那你背我走!”

   蒙克最受不了就是女儿撒娇,随口就说:“好吧,现在没人,你妈妈又不在,可以背你。回家不要告诉你妈妈,要不又说我惯着你了,你可都是大姑娘了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阿爸!”

   萨仁高娃高兴地爬在蒙克宽阔的背上,紧紧地搂着阿爸的脖子说:“阿爸身上有股太阳味,好闻极了,我爱阿爸,我想阿爸。”

   萨仁高娃的小嘴不停地夸着阿爸,让阿爸的心里暖洋洋的,根本就感觉不到女儿的分量。

  蒙克说:“阿爸也想宝贝女儿,女儿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儿……。”

 “阿爸,再给我讲讲成吉思汗的故事,我愿意听……”。

  说着,走着,终于来到了老槐树下。父女在树阴下,找了个比较平坦的地方,坐了下来。

  萨仁高娃打开包裹,拿出了奶酪和面食吃了起来。

  萨仁高娃确实饿了,大口地嚼着炸地很脆的食品。连蒙克也感到饥肠碌碌了,拿起装酒的葫芦,使劲地喝了一大口,就着乌日娜早起来给炒的肉末咸菜,喝的是津津有味。

  蒙古人炒咸菜是很有讲究的,蒙古人腌的咸菜不是很咸,无论什么菜都可以腌成可口的咸菜。尤其是野山鸡肉炒咸菜、野兔肉炒咸菜好吃极了。就是把野鸡或者野兔子肉,剁碎与咸菜一起炒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绿色食品。

  萨仁高娃拿起一块油炸面食,冲着德茹波:“快来,吃饭……”。可是无论怎样叫它,它好像看见了什么。朝着不远处的一簇茂盛的草丛大叫,还不停地朝着蒙克叫,意思是发现了新的情况。

  中午的阳光很刺眼,蒙克用手遮着阳光放眼望去。草丛里确实有个东西在动,再仔细地看看,原来草里有一个穿着灰不灰,兰不兰衣服的人在晃动,他也在向这边张望。

  蒙克是个胆子很大的人,他叫萨仁高娃不要跟他过去。他手提着猎枪,一步一步的走近对方,德茹波像个警卫员紧紧地跟着主人,时刻准备着扑上去。

  当蒙克走近跟前一看,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好像胸部受了伤,正在艰难地要坐起来,大大的眼睛正求助的望着他。蒙克弯下腰盯着陌生的年轻人问:“怎么受伤了?家是哪里的?”

  年轻人低下头,对蒙克说:“阿哥,我看你是个好人,你救救我吧,我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。”

  蒙克说:“小兄弟,我看你的穿戴不像本地人啊?”

 “阿哥,其实我家离这里并不是很远,你别问了,有吃的东西给我点,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。”年轻人细细地声音很是悦耳。

 “你是女的?”蒙克惊讶的问。

 “阿哥,你看出来了。”

  虽然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,很是憔悴,但是一旦身份被识破,马上恢复了女人的神态。女人用一只手撑着地,另一只手紧紧的捂着伤口,脸上满是痛苦地表情。

  女人接着说:“阿哥,我已经看你很长时间了,那边的小女孩是你的女儿吧,你一定是个好人,救救我吧。”

  蒙克从身上解下红伤药,递给女人说:“你自己上药吧,要不伤口会感染的。”

  女人说:“谢谢阿哥,只是我自己上不了。大哥,你只当我是你的妹妹,帮我清理一下伤口吧。”

  蒙克心肠好,听不得别人的两句好话:“你信任我,我就当你是我妹妹吧!”

  因为蒙克是独生子,没有兄弟姐妹,一下子被人当作是哥哥,心里一阵儿高兴。

  他就地坐下来,把宝贝酒壶拿在手里,准备用酒给女人的伤口消毒,并把系蒙古袍的腰带也解了下来,包扎伤口。

  萨仁高娃在远处看了好半天,这时也看出没有什么问题了,就朝着蒙克大声的问:“阿爸,我过去行吗?”

  蒙克说:“过来吧,把吃的也拿过来。”

  不一会儿,萨仁高娃抱着吃的东西,快步走过来。

  这时蒙克已经替这位女人包扎完伤口:“你快些找个大夫看看吧,我只是给你简单的处理了一下,你伤的很严重,里边好像还有子弹呢,你拿我当阿哥就告诉我实话,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 这时萨仁高娃已经走近了他们跟前,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萨仁高娃没有说话。蒙克知道她是不想让孩子听见。便亲切地对女人说:“我的女儿是很懂事的,有什么话,你尽管说。”

  女人说:“阿哥,这件事太大了,不能让孩子知道。”

  蒙克望着萨仁高娃说:“阿爸和这个姑姑有些话要讲,小孩子是不能听的,去和德茹波到那边玩一会儿。”

  萨仁高娃是个听话的孩子,点点头大声叫着德茹波,跑到刚才的槐树下,抓蝈蝈去了。

  蒙克看到萨仁高娃走远了,表情严肃地问:“姑娘,如果你信得着我,现在是否能告诉我呢?”

  女人艰难地坐了起来,望着蒙克就要跪下去,蒙克急忙扶住她说:“不要行此大礼,有话就说吧!”

  女人说:“阿哥,你可曾听说过土匪头子金花姑娘吗?”

  蒙克说:“我当然听说过,她那是这一带有名的女土匪。人们传说,她长的是满脸大麻子,身高马大的,力大如牛,双手使枪,杀人如捏死蚂蚁,打家劫舍……”

  女人说:“阿哥,你看看我,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

  蒙克呆呆地望着女人,好半天才说出话来:“你、你、你是金花姑娘?”

  女人苦笑着说:“我就是那有名的土匪头子金花姑娘。”

  说着撩起衣服的大襟,裤腰带的左右两边,露出了两把勃克手枪。

  蒙克看着手枪,真不敢相信眼前如此瘦弱的女人,竟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

  女人随手拔出了手枪,看着蒙克的眼睛说:“阿哥,你救了我的命,我这一生都感激你,如果你不嫌弃,就认我这个妹妹吧。”

  蒙克不知说什么好,正好中午的太阳当头照在身上,蒙克满脸都是汗水,估计是吓怕了。有名的土匪,要做自己的妹妹,要是被官府知道了,全家都要掉脑袋的。可是拒绝她,她能放过自己和女儿吗?

  蒙克又抬起头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的女人,怎么看也不像是土匪呀。用现在的话说就像是良家妇女,而且她身受重伤,可她手里有枪,蒙克一时很是为难。

  蒙克犹豫不决的样子,被金花看在眼里,她艰难地要站起来,可是身子一软又倒了下去。

  金花说:“阿哥,如果不肯救我一命,你就把我送到官府,我的头悬赏500大洋,即是你不告诉官府,我自己也走不出这哈达山。”

  蒙克现在不怕这个金花了,以她现在的情况,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,伤势这样严重,而且很可能会感染,那可就严重了。

  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缠绕着蒙克的心头,怜悯之情油然而生。怎么看金花也不像是土匪,管他呢,先救人再说吧。

  蒙克主意一定其他的问题就好办了,他眼神变得亲切了,笑着说:“我就认下你这个妹妹,我本来就是独生子,好啊,现在可有妹妹了。”

  金花说:“阿哥,谢谢你肯认我这个土匪妹妹,大恩不言谢。”

  蒙克说:“咱们回家养伤吧,现在回去会被人发现,等太阳落山之后,我们再回村子。先把你的手枪找个地方藏起来吧,不能带到家里去,会吓着你嫂子的。”

  金花点头说:“阿哥说的是。”

  两个人一阵忙活,把手枪藏好。收拾妥当,蒙克叫萨仁高娃过来,告诉她这是位远房的姑姑,快拿出吃的东西,来请姑姑吃。

  太阳落山之后,蒙克让萨仁高娃先回到家里,告诉妈妈,姑姑来了。在油灯下乌日娜听女儿说姑姑来了,真是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,哪来个姑姑呢?

  蒙克摸黑,背着昏迷不醒地包金花,走进屋里。蒙克不理会一脸惊讶地乌日娜,示意她上炕铺被铺褥子,将昏迷不醒的包金花放在炕上。(待续)(萧童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2)| 评论(2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