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章:萨仁高娃的童年(2)(原创)  

2009-03-15 16:38:02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:乌雅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

   已经是三月份了,雪还没有融尽,没有雪的地方露出了地面和枯黄的草。牛和羊到了最难过的时候,这个时候叫青黄不接。有几只绵羊,在村东头的山坡上,啃着地面上干枯的野草。天气还很寒冷,春寒覆盖着大地。

  中午十分,村西头学校,传出了孩子们的喧闹声。是学校放学了,孩子们有的手里拎着个布袋,有的手里拿着书,三三两两地走出校门。

  萨仁高娃与哥哥,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冲出校门。因为到了中午,他们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,恨不得一步迈进家门。

  蒙克总是把粘豆包放在火炉上烤的焦黄,真是外焦里嫩,等着孩子回来吃。孩子们离家很远就能闻到粘豆包的香味。萨仁高娃很能跑,速度快。她总是把哥哥甩在后面。因为她的善跑,其后代也都是善于短跑,这大概是萨仁高娃的遗传吧,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 气喘吁吁地萨仁高娃飞跑进家门的第一件事,就是接过蒙克递给她的粘豆包,在哥哥到达之前已有半个豆包进了肚子。

  蒙克慈爱地看着女儿说:“别着急,会噎着的。今天你哥哥挨没挨老师打啊?”

  萨仁高娃咽下一口豆包说:“怎么没有,我都替哥哥着急,就那么几个字母还记不住。”

  话音还没有落下,宝玉进屋了。

  蒙克看着儿子的小花脸,和红肿的小手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  学校有两个老师。其中教蒙文的是位老先生,留着山羊胡子,对学生很严厉,所以学生们都怕他。因为他对贪玩的孩子或是不好好学习的孩子,拿教鞭打手掌,而且下手比较狠。教算术的是个姑娘,她是村上有钱人家的女儿,穿戴时尚,对学生也比较温和,所以孩子们很喜欢她。

  萨仁高娃也不例外,很喜欢和羡慕这位女教师。村中无论男女老少,都要高看女教师一眼,因为她是有文化的人,知道很多外面的事情。

  萨仁高娃最大的愿望,以后能像女教师一样就行了。

  因为有了这个愿望,所以小小的萨仁高娃学习就特别用功。

  蒙克有时问她:“你为什么喜欢那个女老师啊?”

  萨仁高娃小脸很严肃地对阿爸说:“因为她穿的好,吃的也好,还漂亮。对了还能挣钱。以后我也挣很多的钱,给你和妈妈,给奶奶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。”

  蒙克看着可爱的女儿欣慰地笑了。

  蒙克姓包,姓包这个家族,祖上都是有地位、有钱的人家。包姓的来历是这样的,也不知道是多少辈子以前的事了,使奴唤婢的有钱人家,被称为包尔贴(包尔贴的蒙语意思为家有奴隶)。后来就演变为包姓了。

  中午的阳光,透过纸窗,暖暖地落在炕上。躺在炕上的奶奶,已经病了很长时间了。今天醒来听到儿子与孙女的对话,消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 这时,蒙克听到母亲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的孙女,很像个有福气、有志气的人哪。”

  母亲一边说,一边用昏浊的眼睛盯着孙女。然后拿起身边的银碗,虚弱地叫着:“蒙克!你过来。”

  蒙克探着身子,看着母亲的脸。看情况母亲今天很不好。随即说道:“阿妈,你说吧,我听着呢”

  母亲费了很大的劲说:“趁着我还明白,嘱咐你一件事。这个银碗是祖上留下的。等以后萨仁高娃出嫁时,给她作嫁妆吧。”

  母亲说完,喘了一口气,不放心地望着儿子蒙克。

  蒙克说:“阿妈,你放心吧,我一定照你的话做!”

  母亲放心地闭上眼睛。

  这时,乌日娜端着药碗过来说:“阿妈,该吃药了。”

  母亲的脑子里出现了异常清晰的画面:她的新婚之夜,燃烧的篝火,明亮的月亮。她头顶着银碗,身穿艳丽的服装,蓝色的腰带,在微风下飘舞着。那年轻英俊的丈夫,正微笑着看着她,多幸福啊。

  那么多的陪嫁,头饰、手镯啊,缎子缝制的袍子就有好几件。

  天上的星星,也来参加婚礼了,到处闪烁着。村子里的人,几乎全来了。琴声悠扬伴着喜悦的人群,男人们大口的喝着喜酒,吃着手把肉,那个高兴啊。

  天上的月亮也受了感染,随着马头琴声翩翩起舞,天地间是那样的祥和。虽然是夜晚,可是一片紫光,从地面升起。她转着、转着,就走进了祥和的紫光里。

  母亲再也不恨那害人的大烟土了。

  母亲再也不恨抽大烟,把家败光的丈夫了。

  母亲再也不恨留下孤儿寡母,先她而去的丈夫了。

  一滴亮晶晶的泪水,顺着母亲的脸庞流下来,落到了枕头上。

  乌日娜看着婆婆脸上的变化,惊恐地忙叫丈夫:“蒙克,你看阿妈怎么了?”

  无论蒙克和乌日娜,怎么叫,怎么喊,阿妈已经不醒了。(待续)(萧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