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女人的故事(原创)  

2008-07-08 09:11:01|  分类: 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

  那一天,去甘珠尔庙游玩,早就听当地人说,甘珠尔庙是呼伦贝尔地区最大的喇嘛庙,距呼伦贝尔市186公里,在新巴尔虎左旗所在地阿木古郎镇西北20公里处。

  当轿车快要开进阿木古郎镇时,路边的一辆警车向我们招手示意,我知道那是朋友来接我们了。

  我们的车跟在警车后面,直奔甘珠尔庙而去。

  不到十分钟,就远远地看到了矗立在平坦草地中的甘珠尔庙,很快就到了庙门口,下车后朋友向我介绍,从警车上走下来的那位中年警官,只见他微笑着问,姐姐还认识我吗?

  其实不用介绍,看到他的模样,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,虽然有三十多年没见面了,可是小时候的模样依然存在。

  我说,当然能认出来,宝力格小时候的模样还有,只是长大了,你妈妈还好吗?

  他笑着回答,还行,现在在满洲里市呢。

  我们边说边跨过庙的门槛。

  我看着宝力格,脑子里却出现了三十多年前,他的妈妈乌优塔阿姨的音容笑貌。

  阿姨那时候也就是三十多岁,在牧场的卫生所工作,是位医生。

  在牧场的所有女干部中,乌优塔是属于既有品位而又优雅的女人,但是命运对她却很不公平。

  我第一次看见她,是我生病了,她来给我打退烧针。

  因为怕打针,我极力说,我不打针病也会好的。

  阿姨一边往针筒里抽药水,一边甩一甩齐肩短发,白静的脸上,露出亲切的微笑,拍拍我的头说,一点都不疼,一会儿就好,不用害怕。

  握着针筒的手,白嫩细长,她轻轻地用酒精棉球,擦拭着打针的地方,因为靠的很近,她的身上发出淡淡的雪花膏的香味。

  是的,阿姨的手很轻,打针真的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。

  听妈妈在家说,乌优塔阿姨命不好,第一个丈夫搞大了人家姑娘的肚子,怕姑娘家闹起来,影响自己的前程,所以和阿姨商量离婚,善良的阿姨领着两个孩子,离开了她的丈夫。

  是啊,在那个年代,作为领导干部,这个错误可是个身败名裂的致命错误,最起码也得受党内处分吧,乌优塔阿姨为了他的前程,选择了离开,她也是为了孩子的将来,最重要的还是孩子的将来,不希望孩子有个受党内处分的爸爸。

  后来遇到了牧场的一位领导干部,因为老婆去世,经人介绍他们结了婚,她领着前夫的一儿一女,来到了草原深处的牧场,不久又生了一个儿子,日子就在磕磕绊绊中过着,只要对方不伤害她的一儿一女,很多时候都采取忍让的态度,大概善良的女人,对待生活采取的态度,都会是这样吧。

  不久,遇到了动乱的年代,丈夫成了“走资派”,不久又成了“投敌叛国分子”,随着丈夫的命运波折,她的命运也在变化着,这可不是采取忍让的态度就能过去的事。丈夫含冤去世后,她成了“投敌叛国分子”的老婆,开始接受挨批斗的日子。

  这次她是领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了,为了孩子不受牵连,为了不受那些有不良企图人的骚扰,她决定又嫁人了,因为是“走资派”、“投敌叛国分子”的老婆,一般人是不敢接受,何况又领着三个孩子呢!万般无奈下,嫁给了目不识丁的羊倌。

  这个羊倌已经四十多岁了,一直没有老婆,长了黑黑的一张脸,公鸭嗓子,是个女人看了都会很难受,更何况嫁给他了,她跟着这个人带着孩子,走敖包放羊去了。

  当时,很多人都不理解,乌优塔这么好的女人,又是干部怎么就嫁了一个羊倌呢?

  其实,在那个年代,乌优塔阿姨还有其他的选择吗?

  没有,因为哪可怜的三个孩子,她把自己豁出去了,她已经不把自己当女人了。

  这次偶然遇见宝力格,想起了乌优塔阿姨,因为自己也到了能理解女人的年龄,所以格外同情阿姨的人生遭遇。

  如果在那个年代,阿姨有眼前英武的宝力格,谁又会敢欺负她呢!

  如果当初,阿姨能够看到未来的命运,她就不会选择离开她的第一丈夫,或者不会选择嫁给第二个丈夫,就更没有后来的不幸。

  身为女人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能理解女人了,因为能理解女人,所以对善良的阿姨抱以深深地同情,她就是因为善良,原谅了第一个丈夫,不去纠缠他,而是独自领着一双儿女生活;第二个丈夫在动乱年代,把原本与世无争的她带进了痛苦的深渊里,并离她而去;为了给孩子们,有一个较安全的生活环境,为了不受其他男人的骚扰,她选择了一个根本不爱,而且没有资格做她丈夫的人,做了她的丈夫。

  那些年,她内心的痛苦,又能和谁述说呢?

  在草原有如此传奇色彩的甘珠尔庙里,我望着被香火缭绕着的菩萨,望着众神们威风凛凛的模样,陷入深深地沉思,如果佛祖真的那么灵验,女人们又是这样虔诚的相信着你,为什么不给她们一双慧眼,把前程看的明明白白,免得遭受这样的罪呢?

  身边的宝力格看到我出神的样子,问道,姐姐想什么呢?

  我说,我很想和菩萨、众神谈谈,进行思想交流呢。

  他噗哧一声笑了,姐姐真和我妈妈一样,妈妈也总说想求菩萨一件事,我问什么事她不告诉我。

  我说,我告诉你,阿姨是想求菩萨,下辈子能够提前看到未来,免得在你们小的时候受苦,自己受难。

  宝力格沉默了,我也沉默了。

  我们的眼睛里同时充满了泪水。(萧童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5)| 评论(11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