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女人的命运(原创)  

2008-07-17 21:59:43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

 夏天的雨,说下就下了,说停就停了。

 经过雨的洗礼,边陲小城显得更加干净整洁,白白净净的云彩漂浮在城市的上空,充分体现着地域特色的圆形尖顶的建筑随处可见,满目的碧绿把城市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小城内也有肯德基,当你走进肯德基时,有一种到了北京的感觉,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,坐了下来,因为还不到三点半,来用餐的人很少。

 我默默地望着窗外,不知乌日娜能不能如约前来,她是我在中学时的同学,我们都是住校生,而且住一个宿舍。

 我记得那个宿舍是俄罗斯式的木板房,一间屋里住了四十个女生。

 许多年过去了,这期间不断地听到中学时代的同学说,乌日娜生活很不如意,不愿意见任何同学,几乎把自己封闭起来了。

 回到故乡的小城后,几经周折,终于打听到了她儿子的电话。

 当我向她的儿子说明了我的身份和来意,并特意强调,读书时和他妈妈是最要好的同学,这次回来很想见见乌日娜。

 两天后,乌日娜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,我们约好当天下午三点半,在肯德基见面。

 我看见有个健壮高挑的女人,走进了肯德基的门,饱经沧桑的岁月,毫不留情的烙在了她的脸上,头发烫成了披肩发,用一个黑颜色镶钻的发卡,随意的拢在脑后,身穿蓝底白花短袖衫,一条下摆很宽的黑色裙子。

 在这样的边陲小城,她的打扮是属于很时尚的,我知道她肯定是乌日娜了。

 我站起身,朝她挥挥手,只见她微笑着向我走来,果然是乌日娜,那笑容里隐隐约约可见到酒窝,是那样的熟悉,过去的岁月都消失在这美丽的微笑里了。

 我们互相望着,乌日娜说,你没有变样,只是胖了一些。

 握着乌日娜那粗糙,长了许多老年斑的手,我言不由衷的说,你也没有变,你也胖了许多。

 女人见面都要互相打量对方,可是我有些不忍看她,这哪里是当年那个美丽、能歌善舞的乌日娜呀。

 她看着我说,看出来了你过的比我好,一看你就是那么阳光,比我年轻多了。

 我知道,她的话一半是真的,一半是善意的夸张了。

 到了这个年龄段的女人,有的只是心态和时间赋予你的气质和风度了,其他的一切都随着岁月流失掉了。

 外面的天气,说变就变了,本来就是白云朵朵,忽然间雷声轰鸣,一阵急雨铺天盖地的洒下来,路上的行人来不及躲避,被急雨浇成了落汤鸡。

 她指着窗外的过客,眼里含着泪水,对我说,我就是个任人宰割的落汤鸡啊。

 随着乌日娜的叙说,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。

 你知道的,六七年我就回家了,以后再也没有返校,因为我的父母是个王公贵族的后人。我很早就没有了父亲,是妈妈领着我们姐妹四个生活,因为家庭问题,学校有人要整我,所以我就先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。在我21岁那年,妈妈做主给我找了一个军官,我什么也不懂,就那样结婚了,妈妈也是为了我,嫁个军官,别人就轻易不敢欺负了。

 我问她,那你同意吗?

 她说,我不同意,但是妈妈有心脏病,只要妈妈说了,我也不敢反对。我想过不好就离婚呗,把离婚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我想起了,在学校时,乌日娜对我说的话,你千万不要让男生握你的手。

 我歪着头问乌日娜,为什么?

 乌日娜说,只要男生握了你的手,你就会怀孕的。

 只因这一句话,那时我看见男生就躲得远远的。

 乌日娜在当时可能都不知道,结婚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 她接着说,结婚以后,你就可想而知了,有了两个儿子,实在是过不下去,我们骨子里就不是一类人,那年我刚刚三十多岁吧,正好妈妈出差不在家,我找的咱们同学,办了离婚,虽然一个孩子判给了他,但是我都带在身边,我不能把儿子给他,那儿子就毁了。

 我默默地看着乌日娜,泪花一直在她的眼里滚动。

 我理解乌日娜,女人是不会轻易离婚的,那一定是日子没法过了,她的述说在我的心里引起了强烈的共鸣,我的眼泪先掉了下来。

 乌日娜握着我的手,泪光中她的脸是那样的纯净。

 我为了孩子,什么苦都能吃,靠那点工资,想供孩子念书是不可能的,我学了成人教育,拿了两个文凭,一个是财会专业,一个是工程监理。四十二岁那年,我提前办了退休,就开始了打工生涯。

 记得有一年的冬天,因为打了两份工,回家时已经是十一点多钟,这里的冬天,你知道是多冷啊。

 在乌日娜缓缓地述说中,我看见了,在漆黑寒冷的深夜,独身骑着自行车回家的她,因为害怕在马路中央骑着自行车,到家时塑料棉鞋底都冻裂了,八岁和六岁儿子,给夜归的妈妈,在炉子上热着奶茶。

 知冷知热的孩子,温暖了妈妈的心,为了孩子她撑起了这个家。

 我看见了在工地做监理的乌日娜,中午不能回家,就在水泥板上睡一觉,一身沾满泥水的工服,脸上沾满了泥土,哪里还有乌日娜在舞台上,表演着顶碗舞的昔日秀丽身影呢?

 我不禁问乌日娜,那么年轻为什么不找一个人,和你共同承担一个家呢?

 她叹口气说,一个人一个心眼,两个人就是两个心眼,还不够操心的呢!我对婚姻失望了。再说了,走到今天这一步,也是我自己造成的,那时年轻单纯不懂事,既然觉得婚姻错了,就不应该连着生两个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。每当我受罪,难过时,我就会想,这是我自己造成的结果,我要对后果负责。

 我们一边喝着饮料,一边说着,时间悄悄得溜走了,我们的周围热闹了起来,原来已经是七点多钟了,怪不得这么多人呢,我们也该走了。

 街上,已是华灯初上,我们手挽着手,来到了市中心的大桥上,望着流向北方的河水,两岸高大建筑的霓虹灯,放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,使黑暗中的河水,如同一条彩练。

 乌日娜对我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封闭自己吗?我为什么见你吗?

 我说,因为我们是同一个命运,还有我们是同一类人对吗?

 夜晚的灯光里,把我们推回到了少年时代。

 乌日娜开心地笑着说,没错,你说的对,入学的第一天,我就知道我们一定是好朋友,你穿着小马靴,提着那古老的皮箱,一副率真的样子。

 我说,哦,我想起来了,你梳着长长的辫子,看见我就笑了,还说你是我姐姐对吧?

 是啊,因为我家也有那种古老的皮箱,只是妈妈舍不得让我带到学校,不像你啊,在家一定是娇生惯养的。

 我知道了,这个古老的箱子,是过去蒙古族贵族特有的物品,几经抄家那里还能留到今天哪。

 乌日娜继续说,我封闭自己是因为人家有老公,看见我就会说,找个伴吧,自己多孤单哪,女同学、女同事接触多了,因为我的漂亮,她们就会戒备我了,所以我谁都不见,没有意思。因为我们是一类人,我才见你的,因为只有亲身经历过,才知道是什么感觉。我现在过的很好,一个儿子大学毕业,一个儿子博士生毕业,我很知足。我说我过的很快乐,人们相信吗?

 我的心里酸酸地,乌日娜说的那种感觉,作为女人我太理解她了。

 我们站在大桥上,遥望着星空,不时有行人和我们擦肩而过,我默默地想,女人的命运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其实很大一部分,也是我们的性格、傲气造成的。

 乌日娜说,我们是否属于蒙古族女人里,表面温柔,骨子里刚烈的女人呢?

 我说,没错!但是我不后悔,下辈子如果还托生女人,我还要做这种女人,你呢?

 乌日娜很坚定地说,我也是。

 我们同时笑了起来,因为我们毕竟主宰了自己的命运,生活还是很美好的。

 爽朗的笑声,惊动了天上的星星,星星也看着我们眨眼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萧童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8)| 评论(1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