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雨中之恋(原创)  

2008-01-06 13:03:4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萧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 

我在海拉尔二中上学时,特别爱读小说,尤其是那些描写爱情的伤感小说,如巴金的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;还有小说《工作着是美丽的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等等,每每读到伤心之处,都为主人公的坎坷命运,泪流涟涟。

因为伤感,我特别喜欢那些天空中飘着的蒙蒙细雨,每当这时候,撑着那老式的雨布伞,放学后漫步在富有俄罗斯风情的小巷里,路的两边是用木头搭建的尖顶房屋。当细雨滋润着你的肌肤,这时让你心里酸酸的。那种感觉真是美极了,都觉得自己很好笑,小小年纪就知道伤感,又没有失恋过。(萧童原创)

我和同班的华玲、阿芳很要好,每天上晚自习前,我们都会出去散步聊天,话题总是未来,尤其是我们都很喜欢阴雨天,愿意打着雨伞,路两边的房子里闪烁的灯光,屋里的主人围着饭桌在吃饭聊天,都会给我们带来莫名其妙的喜悦,在一起真是开心极了,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那时候我们都很穷,没有钱搞什么消费,华玲长着瓜子脸,白白的,黑黑的不大不小的眼睛,特别有神,阿芳长的像极了越南人,大眼睛,大嘴,大鼻子,人长得也很黑。

记得也是在一个雨天,我和华玲回河东,路过大桥时,我们同时望着流向北方的河水,雨中的河水显得有些浑浊,急湍湍地流向北方,华玲对我说:“童童,人一辈子过得可快了,转眼就是几十年啊!”

我说:“你怎么知道,我巴不得快点毕业,早点工作。”

华玲说:“我妈妈说的。”

华玲的妈妈没有说错,真是岁月如梭,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。

去年夏天,也是一个漂着蒙蒙细雨的天气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:“你是童童吗?你还好吗?你听出我是谁吗?”

我一时猜不出是谁,电话那边说:“我是华玲,现在在北京,我想见你,有时间吗?”

我马上说:“有,有,你在哪里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我们约在北海公园南门见面,我急急忙忙地打车赶到了北海公园的南门,蒙蒙雨中的南门口,有几个游人在说着什么,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还有几个外地来的江苏民工模样的人,我想三十多年了,每个人的变化一定很大,华玲一定不是少女时的模样,当我确定,我眼前出现的江苏民工夫妻模样的人,就是华玲和她的丈夫时,我当时的表情,就如同鲁迅见了几十年后的闰土。

细雨落在我的脸上,我眼中的泪水与雨水混在一起,我有点不太相信,时间会把人折磨得这样苍老,尤其是望着她的丈夫,怎么看都是一个江苏民工。

华玲也像我一样很激动,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很远就看着像你,只是不敢认,变化太大了。”

我们漫步雨中,把她那个民工模样的丈夫,远远地甩在了后边,华玲在我耳边唠唠叨叨的说着她的病情,我马上看出她的状态一点也不好,正在犯更年期。

我想让她开心,尽挑一些好话儿说,细雨下个不停,我的心里也翻滚个不停。

华玲说:“童童,你看到他了,我这辈子算是白活了,现在又退休了,真是想不开,真的想死,好在一双儿女还算挺好。”

我觉得华玲和我真的有很大的差距了,想法、活法、生存环境、生活质量差距太大了,没有了少年时的共同语言。

我笑着说:“我们去吃饭吧,我请客。”

地安门马凯餐厅,在餐厅里三人在一起时,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,华玲的丈夫在不停地喝着啤酒,有时也斜着眼睛望望我,场面很是尴尬。

后来我知道了华玲这么多年是怎样过来的,在工农兵上大学的年代,华玲上了一所中专,在去学校之前,有人给华玲介绍了一个现役军人,华玲当时就没有看上,只是出于介绍人的面子,说了声处处看吧,之后就没有再见面。

第二年华玲被推荐上了中专,这个军人居然找到学校,声称是华玲的未婚夫,当时学校认为华玲做的不对,不能抛弃军人,不能上了学就忘了本,而且还是个军婚,华玲有口不能辩,就这样被这个人赖上了。

这就是那个年代的人,我们吃完饭了,送他们去公交车站,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,使我的心情很复杂,我望着满脸沧桑的华玲,提起我们喜欢这样的蒙蒙细雨的天气散步,没有想到三十多年后的相遇,居然还是在这样的雨天,我问华玲:“你还喜欢这样的蒙蒙细雨的天气吗?”

华玲说:“我依然喜欢,蒙蒙细雨让一切变得是那样的朦胧,那样的温暖,我躲在蒙蒙细雨中,在看不清一切的感觉中,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。”

公交车来了,华玲和他的老公走了,我站在公交车站,迎面扑来的细雨,仿佛把我带到了三十多年前的边陲小城。

小巷里,在蒙蒙细雨中散步的三个如花少女,注视着路两边的房子,那里依然闪烁着灯光,但是看不到屋里的主人,少女们脸上充满了彷徨,也像看不到自己未来的人生一样。

我依然喜欢着蒙蒙细雨,只有看不到未来,才有信心努力,如果提前就知道了未来,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萧童原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7)| 评论(3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