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eimaolaoer的博客

萧童——太阳要下山了,当它再回来的时候,大地将再现辉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外 公 的 树(原创)  

2007-12-21 16:31:3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萧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feimaolaoer.blog.163.com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外 公 的 树(原创) - 萧童 - feimaolaoer的博客

    外公的树是棵老榆树,已经生长了八十多年了,树干很粗,一个人抱不过来。它在乌雅站这个地方,现在这个地方叫乌雅嘎查,你在地图上无论如何是找不到的,因为它太小太小了,你再往大了找吐木吉这个地方,大概还是找不到,你再往大了找扎赉特旗,你就会找到了,它是归属于内蒙古兴安盟的一个旗县。 (萧童原创)

        世世代代居住在乌雅站这个地方的蒙古人,有个古老的习俗,当父亲去世后,长子在父亲的坟前,要栽一个榆树,这棵榆树象征着去世的父亲,守望着留在世上的亲人及子女,如果榆树成活了,那下一代就会子孙兴旺发达,日子是越过越好,但是乌雅站这个地方属于盐碱地,高大的树木很不容易成活,所以乌雅站几乎是没有几棵高大的树木,有的只是矮小的树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七月骄阳似火,我来到了乌雅站, 据去世的妈妈说,我出生不到一个月,妈妈就抱着我离开了这个地方,很多年了就想看看自己的出生地,到底是什么样子?人们在心目中总会描绘自己的出生地,是根据自己的想像,我也是这样,那是我心中的桃花源。

         乌雅站有棵神奇的榆树,据说三年前,有人砍这棵树的树枝,想编一个筐,当这个人把砍下的树枝抱回家,没等编成筐,两只眼睛就失明了,成了睁眼瞎,到医院治眼睛,医生也没有查出什么原因;去年也有人想据掉这棵树,盖仓房用,可是没有据倒树,他的腿就不会迈步了。所以当地人,把这棵树称为神树,经常有人到树下,摆一些糕点、酒、糖果之类的,祈求神树保佑他。

        乌雅站是个很小的村子,尤其在烈日的曝晒下,村中的土房显得格外的矮小破旧, 因为今年的雨水比较好,所以整个村庄几乎被绿色包围着,村庄显得静悄悄地,和我想像中的乌雅站相差的太远太远。走在村里泥泞的小路,随时躲开路上的猪粪、羊粪、牛粪等;每家的院落里,堆放着一些农家物品、晾晒着青菜及内衣内裤等。 好在提前电话联系了一位乌雅站小学的老师,来接待我,要不的话真是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    这位老师四十多岁,憨厚中透着精明,古铜色的面孔,让人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,这里已经没有我的亲人了,我在这里是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这位老师的指点下,来到村子北边一片玉米地旁,很远就看到一棵高大的老榆树,傲然挺立在地头,走进树的跟前,树上被锯过得几道伤痕很明显,伤口很深,从看见这棵树开始,我的心止不住的颤抖,心里酸酸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,在震撼你的心灵,那必定这棵树和你是有渊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抚摸着老榆树的伤口,感觉手心热乎乎的,随即手心变得潮乎乎的,我不是个信迷信的人,但是这种感觉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向这位老师问起这棵树是谁家的?

          他告诉我,这棵树是原兴安盟民政处,呼格吉勒处长父亲的坟墓,八十年代坟墓都要深埋,不准露出地面,当时他来到乌雅站,把老榆树前父亲的坟墓进行了深埋,当时他摸着树掉了半天眼泪说,这棵树是他的哥哥宝玉栽的,那年哥哥才十岁,当年父亲才三十五岁,得了暴病去世了。当年轻的父亲去世的时候,家里是上有老下有小,老妈七十多岁,妻子也就三十出头,有三个幼小的孩子,两个男孩一个女孩,最小的孩子便是呼格吉勒。唉,真是死不瞑目啊,所以去世的父亲也许就想变成树,便努力使这棵榆树枝成活了,想看着在世间的老母亲、年轻的妻子及年幼的孩子吧。

        老榆树竟神奇般的活了下来,现在生长的是如此高大,我惊讶极了,你确定这是呼格吉勒父亲的坟墓吗?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笑着说,我确定,我们全村人都知道,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,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悉,何况是人家的祖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我已经泪流满面了,我告诉这位把我领到这棵老榆树前的老师,这个深埋的坟,是我外公的坟墓,那这棵神奇的树就是我大舅在八十多年前栽的树,我是这棵老榆树的外孙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下就跪在了树前,是什么驱使我非要看看自己的出生地,也许是为了要寻找什么,我久久的抚摸着湿润着双手的粗砺的树干,这种湿润的感觉使得老榆树的树干柔软起来,就像外公温暖的怀抱,这种感觉是来自我的内心深处,还是老榆树用它的灵魂在触摸着它的外孙女,我已经辩不清了,我只感觉到,眼前的这棵老榆树变成了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,守望着贫困的家乡,祝福着远在异国他乡的子孙们。

        当我离开它的时候,我默默地祝福我的外公——老榆树,不再有人来伤害它,要生长的勃勃生机,带给后人永远的春天,假如从乌雅站的盐碱地, 生长出许多许多的榆树、柳树来, 那外公就不再孤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是啊,我们这些生长在外地的树木,如果能在贫瘠的乌雅站围着老榆树生长的枝繁叶茂,改变着落后的家乡,使家乡与时代同步前进,那么贫穷的乌雅站是否也是人间的天堂,世外的桃花源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萧童原创)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9)| 评论(2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